首页 |政务公开 |政府决策征求意见 | 依法行政制度 |行政执法与监督 |化解纠纷争议 |理论研究 |文明建设 |党建与廉政
 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制文摘 » 正文
依法治国背景下县域法治如何实现同步转型
发布时间: 2015-02-12 12:30:36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 本站原创

稿件来源: 法制日报 发布时间:2015-02-12 09:02:36

□法制日报记者丁国锋

  半年之前,2014年8月2日7时34分左右,位于昆山经济技术开发区的一家台资企业——昆山中荣金属制品有限公司汽车轮毂抛光二车间,突然爆发惊天动地的巨响,造成作业中的职工重大伤亡。谁也没有想到,爆炸瞬间给昆山市——这个改革开放后第一个人均国民生产总值突破4000美元、从2006年起连续8年位列全国百强县第一位的县级市,造成了此后绵延数月的巨大伤痛和心灵震荡。

  这起之后被称为昆山“8·2”事故的特别重大铝粉尘爆炸事故,共计造成146人死亡,114人受伤,直接经济损失已达3.51亿元。

  2月10日,昆山市人民法院依法对中荣公司董事长、法定代表人吴基滔,总经理林伯昌,经理兼安全生产主管吴升宪3名被告人,以涉嫌构成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罪公开开庭审理,迅即成为了社会关注的焦点。

  爆炸事故对昆山造成了难以弥补的创伤,甚至一度还引起对“昆山模式已经失败”的过度解读。然而,痛定思痛,在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当下,如何给经济高度发达同时又是压力高度积聚下的“类昆山”城市更多的支持、理解,如何用改革的视角逐步解除束缚在新的发展阶段的各种障碍,让法治的元素更多融入城市发展,成为了一个重要命题。

  如果回避这些问题,甚至对其中暴露的深层次问题不闻不问,或任其无序发展、继续屡屡碰壁,那么谁又能保证“8·2”事故的惨烈,不会在异地重演?

  事故背后巨大的社会治理压力

  时光倒回到2014年8月2日7时34分事故发生前后。

  虽然是周六,但人来车往的上班人群让这个城市一如既往地热闹。早上7时30分刚过,随着剧烈的爆炸声响彻天空,数小时内,当地很多市民就陆陆续续通过手机微信、微博,接到一张张从中荣公司厂门外拍摄的爆炸现场照片。

  《法制日报》记者在事故发生后就迅速赶赴当地进行了采访,在采访事故本身的同时也敏感地注意到,期间舆论夹杂着对昆山发展模式的质疑声。

  “那些借此‘唱衰’昆山的,大多并不真正了解昆山,有些甚至从没有到过昆山。”当地一位干部说。

  事实上,昆山作为一个户籍人口仅70多万的县级市,在短短十几年间从一个农业县一跃成为全国百强县之首,并不仅仅是一个“神话”。

  熟悉这里的人们首先会谈到这一点:国土面积仅927.68平方公里,其中水域面积还占去23.1%,却承载着70多万户籍人口、100多万外来流动人口(最高峰曾达140多万),近6万家内资企业和4585家外资企业。2014年,昆山市完成地区生产总值超过了3000亿元,地方公共财政预算收入达263.7亿元,其体量之庞大,已然超过了国内大部分地级市,甚至个别省份。

  但与此同时,巨大经济规模背后却担负着巨大的环境承载压力和社会治理压力,一个仅仅县处级架构的城市,实际上担负着全国大多数地级市至今都尚未面临的治理压力,面临着大多数地方至今都没遇到的各种社会治理难题。

  该市一位老干部认为,“昆山之路”之所以叫响全国,是因为昆山人在改革开放过程中,自我探索,勇挑重担,克服了一个又一个困难,打破了发展过程中的一个又一个瓶颈,在各方面支持下逐步走向辉煌。在这个过程中总结出的注重城乡统筹、引导有序融合,注重产业聚集优势、资源高度集约利用等经济管理的理念创新以及富民优先、服务型政府、法治政府的探索创新,都是不能否认的。

  仅一个县级市就有100多万外来人口集中生活、工作,给安居、教育、卫生、交通、环保、治安等各方面带来巨大压力。为解决这些问题而不断突破、不断创新的努力,从没停止过。昆山市委政法委副书记张建中介绍,10年来仅在治安综合治理方面的探索就“可圈可点”——村(社区)级“五位一体”综治办建设、外来人口集宿管理、外国人居住管理、社会面防控建设等创新经验,先后都获得了中央综治办、江苏省综治办的肯定和推广,在乡镇综治大平台建设、医患纠纷矛盾调处联动、案件执行大联动机制,法治学校建设、企业法治文化建设等多个方面也走在苏州市前列。为了传播法治理念、弘扬法治精神,市委、市政府还先后举办过县域法治建设论坛、刑事和解论坛、法治微电影大赛等多个全国性的法治活动,并以此为平台向广大企业和市民普及法律知识。

  “但说到底,昆山还是一个县级的架构,创新举措再多,也难以突破体制的束缚和机构职能、执法人员配备滞后的拖累。一个人干几个人的活,真的能没有一点疏漏吗?”昆山市法院一位干部介绍,去年该院70多名一线办案法官,受理了29000多个案件,人均办案已经超过400件。而这个数据,从司法理性的角度来看,显然不是一个可以作为“政绩”进行宣扬的好数字,其中存在的案多人少、效率与公平难以兼顾等问题,已经让人忧虑倍增。

  据了解,中荣公司事发地的昆山开发区经济发展局,仅设置了4个人的安全科,却要面对超过3000家的企业。与之相对应的劳动、卫生、环保等部门,也不同程度存在基层执法力量薄弱的问题。而对于这些问题,每一家上级机关几乎人所共知,却鲜有办法真正去加以解决。

  “如果工作量继续增加,领导有什么好办法?只能给每一个人不断加压。”一位执法人员认为,对执法人员编制的束缚,会直接造成管理的缺位,并不符合“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理念。

  采访中,有不少人士认为,像昆山这样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地方,应当将更多的纯粹服务型职能从公务员系统剥离,逐步采用政府购买服务的形式,推动基层自治和社会组织功能完善,并将更多的力量投入到执法一线。而解决这些问题,在现行体制下远非一个县级市能自主实现。

  “从头越”需看重法治核心竞争力

  记者还了解到,在国务院事故调查报告公布后,昆山市委书记被免职、市长被撤职,加上昆山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市政协主席均因年龄原因将退休,昆山历史上第一次出现“四套班子”在一个多月内“全下”的现象,今年的地方“两会”甚至破天荒地延后到临近春节的2月14日才开幕。虽然不能将领导班子变化简单地与“8·2”事故进行挂钩,但其中千丝万缕的关联性,让很多当地干部唏嘘不已。

  “安全生产,依法办事,已成为昆山最热的话题,记不清有多少乘客和我交流过这个问题。”当地出租车司机李师傅说,“老百姓突然发现,干部们很有权,但责任也很大,而有些问题确实不是一两个人的失误造成的,一定有深层次的原因。”

  在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全面推进依法治国总目标的时代大背景下,总结、提炼昆山“8·2”事故的影响,认真挖掘其中的重要启示和教育意义,无疑十分必要。曾经率先建成小康社会的昆山,面临着难以单纯用“指标”来衡量“法治”、用静态的数据来定位“现代化”等新的现实问题。有幸的是,痛定思痛,各种为昆山“涅磐重生”而奔走呼吁的声音不绝于耳,昆山市经济社会发展的步伐,并没有因为事故而停步不前。随着事故伤痛的日渐远去,昆山各界的反思却越来越清晰。

  江苏省委副书记、苏州市委书记石泰峰认为,“8·2”事故是昆山之痛、苏州之痛,关键是痛了不能白痛,痛完了能够学到什么,得到什么。要推动“昆山之路”从头越,就要发挥法治核心竞争力作用,更好厘清政府与市场的边界,充分发挥市场在配置资源中的决定性作用,营造公平开放竞争有序的法治化市场环境。

  就在2月10日这一天,《法制日报》记者来到位于昆山经济开发区南河路189号的昆山市中荣金属制品有限公司厂址,只见一道长长的警戒线依然横拉在紧闭的大门外,厂区内杂草丛生,远处厂房边上零碎堆积着一些杂物。在传达室的窗玻璃内侧,张贴着两张微微发黄的A4办公用纸,上面写着“本厂倒闭,不再招工”几个大字…… 法制日报昆山(江苏)2月11日电

 

版权所有 桂林市法制办公室
电话:0773-2887759    传真:0773-2887759    e-mail:glsfzb@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