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政务公开 |意见征集 | 地方政府立法 |行政执法 |行政复议 |工作交流 |党风廉政
 当前位置: 首页 » 行政复议 » 行政复议决定文书 » 正文
市政复决字〔2018〕4号(申请人:恭城县恭城镇孟家村委孟家屯)
发布时间: 2018-01-04 10:48:37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 本站原创

桂林市人民政府

      

市政复决字〔2018〕4号

申请人:恭城瑶族自治县恭城镇孟家村委孟家屯

法定代表人:孟土养  村长

被申请人:恭城瑶族自治县人民政府

法定代表人:黄枝君  县长

第三人:恭城瑶族自治县西岭乡挖沟村委盘岩屯

法定代表人:岑培义  村长

申请人因不服被申请人2016年125日作出的《山林权属纠纷行政处理决定书》(恭政处2016〕1号),向本复议机关申请复议,本复议机关依法立案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申请人称:一、恭政处2016〕1号《山林权属纠纷行政处理决定书认定事实不清决定书认为申请人持有的《林权证》在发证过程中并没有相邻权利人盘岩屯代表签名,发证行为存在严重瑕疵,不能作为确定权属的依据。被申请人没有查明是否通知盘岩屯代表到场,盘岩屯代表是否拒绝签字等事实。如果盘岩屯代表无理拒绝签字,那么根据《广西壮族自治区集体林权制度改革确权发证办法》第三十五条“现场勘界的有关规定:(二)相关权利人接到现场勘界通知后,拒绝到现场签名确认,又没有正当理由的,按默认处理;”之规定,孟家屯取得的《林权证》合法,是县级政府颁发的有效凭证,应该作为确权的重要依据。二、决定书证据不足,适用法律不当。该决定书引用1991年4月9日《恭城镇孟家村公所与西岭乡挖沟村公所土地境界权属协议书》约定的“以小路为界”为依据作出确权决定是错误的。因为该协议书的签约主体是孟家村公所、挖沟村公所,还有恭城镇政府、西岭乡政府的工作人员,并不是权利主体孟家屯和盘岩屯。即便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也应该由双方权利人代表签字、加盖自然村公章。作为乡(镇)一级政府的派出机构村公所的工作性质是行政性的,其权力来源是乡(镇)政府,无权处分属于权利人(自然村)的山场所有权。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一条“无处分权的人处分他人财产,经权利人追认或者无处分权的人订立合同后取得处分权的,该合同有效。”之规定,以及《广西壮族自治区土地山林水利权属纠纷调解处理条例》第三十四条“下列书证,可以作为土地山林水利权属纠纷确权处理的证据材料:(七)当事人达成的协议;”之规定,该协议不是由本案当事人达成的,不能作为确定本案权属的依据。三、决定书中提到的其他证据互相矛盾,没有合理排除,也没有论述采纳或者不采纳的理由。没有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七十七条“人民法院就数个证据对同一事实的证明力,可以依照下列原则认定;(一)国家机关、社会团体依职权制作的公文书证的证明力一般大于其他书证;”的规定,认定公证文书的效力高于其他文书的内容,缺乏说服力。四、基于本案争议较大,根据《行政复议法实施条例》第三十三条“行政复议机构认为必要时,可以实地调查核实证据;对重大、复杂的案件,申请人提出要求或者行政复议机构认为必要时,可以采取听证的方式审理。”之规定,申请人请求采用听证方式审理本案。综上所述,在《恭城镇孟家村公所与西岭乡挖沟村公所土地境界权属协议书》没有证据效力的基础上,申请人认为被申请人荔浦县人民政府2016年125日作出的山林权属纠纷行政处理决定书》(恭政处2016〕1号)采信的证据不当,认定的事实错误,处理的程序违法,请求撤销。

被申请人答复称:一、程序合法,本案经西岭乡政府、风电办、恭城镇政府、县调处办组织双方当事人调解未果,由第三人向被申请人提出申请,经被申请人立案并将第三人的申请书送达申请人,同时被申请人提出答辩意见,被申请人依法调处,经组织申请人与第三人现场勘查及多次调解未能达成协议的情况下,依照法律法规的规定,经被申请人集体讨论作出的处理决定。本案中孟家屯取得《林权证》过程中没有相邻权利人盘岩屯代表的签名,是客观事实,证明发证行为存在严重瑕疵,从而不能作为确权依据。此案调处程序合法。二、认定事实清楚,实体处理适当。争议山场叫中央厄顶(孟家屯称城皇殿),四至范围为:东面依岭脊厄子往南下至小路;东南面以小路为界;西南面以小路(车田屯与孟家屯山场交汇处)上至岭脊厄子;西北面以岭脊为界(详见现场勘查图),面积约10亩。土改、合作化、四固定、林业“三定”各个历史时期,争议山场未确权划分。1991年4月9日,为明确西岭乡挖沟村公所与恭城镇孟家村公所及各相邻村屯行政界线,县国土局、西岭乡人民政府、恭城镇人民政府工作人员组织孟家村公所、挖沟村公所干部和代表对中央厄顶(孟家屯称城皇殿)一带山场进行了现场勘界,经双方协商,确定了盘岩屯与孟家屯各自山场的管业界线以中央厄顶小路为界,签定了《恭城镇孟家村公所与西岭乡挖沟村公所土地境界权属协议书》并附图,争议山场位于恭城镇乡界内。双方当事人划界行为发生在1991年,而合同法与1999年颁布实施,显然不能用其规定衡量之前的行为。因此申请人以合同法的规定否认该协议是错误的。被申请人依据《广西壮族自治区土地山林水利权属纠纷调解处理条例》第三十四条下列书证,可以作为土地山林水利权属纠纷确权处理的证据材料:第(七)项“当事人达成的协议”之规定,作出的处理决定是完全正确的。三、决定书中明确:从双方当事人提供的申请书、答辩书、证据材料,被申请人调取的相关证据材料、制作的现场勘查图及记录,以及调查(询问)笔录、当事人陈述等证据证实了争议山场历来的历史事实。被申请人也明确地论述了1991年4月9日的《恭城镇孟家村公所与西岭乡挖沟村公所土地境界权属协议书》及附图,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该行为是合法有效的,第三人以此主张争议山场权属证据充分,理由成立。申请人虽然取得了《林权证》,但因发证行为存在严重瑕疵,不能作为确权依据,申请人对争议山场实施的管业行为,是在签订协议后,且未得到第三人的认可,不能作为所有权的依据。申请人的观点不成立。这些都是对证据采不采信的充分论述。综上所述,被申请人作出的恭政处2016〕1行政处理决定程序合法,认定事实清楚,实体处理得当,适用法律法规正确,请求维持。

第三人辩称:一、恭政处2016〕1山林权属纠纷行政处理决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1991年4月9日,签订的《恭城镇孟家村公所与西岭乡挖沟村公所土地境界权属协议书》,明确双方在中央厄顶山场管业界线以小路为界。 协议签订后,第三人一直以双方核实的界线对争议进行管理,取得收益。申请人虽取得了县人民政府颁发的《林权证》,但其《林权证》的颁发领取不符合法律法规规定的程序,不能作为确权的依据。县人民政府根据查明的事实将争议山场确权归第三人所有,事实清楚、证据充分。二、恭政处2016〕1山林权属纠纷行政处理决定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程序合法。县人民政府在调处本案过程中依法立案,调查取证,组织双方代表到现场实地勘查核实、指认争议山场的争议范围,绘制现场勘查图,并作相应记录,还召集双方代表本案的证据进行质证,就双方争执进行协商调解。在调解无效的情况下,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森林法》和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作出的处理决定,尊重客观事实,法律依据正确,程序合法,客观公正。三、申请人的复议申请理由不足。1、申请人认为其取得了县人民政府核发的《林权证》,符合《广西壮族自治区集体林权制度改革确权发证办法》第三十五条“现场勘界的有关规定:(二)相关权利人接到现场勘界通知后,拒绝到现场签名确认,又没有正当理由的,按默认处理”之规定,该《林权证》是合法的权利凭证的依据不足。首先,申请人并没有相应证据证明当时通知了第三人到场:第二,即使当时通知了第三人到场,第三人有充分正当的理由(即1991年4月9日双方签订《恭城镇孟家村公所与西岭乡挖沟村公所土地境界权属协议书》)拒绝签名确认,相关人员为其办理的《林权证》仍然不符合法律法规的规定,不能作为确权依据。2、申请人认为1991年4月9日双方签订《恭城镇孟家村公所与西岭乡挖沟村公所土地境界权属协议书》不能作为本案权属依据的理由不足。当时双方参加的人员虽列为双方村公所代表,但双方代表都是与协议界线相关的集体经济组织代表及知情人员,所核实的界线客观、真实,双方签订的界线协议符合双方管业的历史状况,合法有效。3、申请人认为政府处理决定适用的证据相互矛盾与事实不符。政府处理决定适用的证据相互形成完整的证据链,对不予采纳的证据,特别是对申请人提供的《林权证》,充分阐明了不予采纳的理由。1991年4月9日双方签订《恭城镇孟家村公所与西岭乡挖沟村公所土地境界权属协议书》是在政府牵头实地核实确认双方的历史管业界线,保存于国土资源局,属于国家机关依职权制作的公文书证的范畴,其效力显然大于申请人不符合程序取得的《林权证》。综上所述,争执地的林地使用权和林木所有权均归第三人所有,申请人的请求无理,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被申请人确权事实清楚,依法有据,程序合法,请求复议机关维持恭城瑶族自治县人民政府恭政处2016〕1号《山林权属纠纷行政处理决定书》的处理决定。

经审理查明:申请人称争议山场为城皇殿,第三人称争议山场为中央厄顶。四至范围为:东面依岭脊厄子往南下至小路;东南面以小路为界;西南面以小路(车田屯与孟家屯山场交汇处)上至岭脊厄子;西北面以岭脊为界,面积约10亩。土改、合作化、四固定、林业“三定”各个历史时期,争议山场未确权划分。1991年4月9日,为明确西岭乡挖沟村公所与恭城镇孟家村公所及各相邻村屯行政界线,有关单位组织孟家村公所、挖沟村公所干部和代表对包括争执地这一带山场进行了现场勘界,经双方协商,确定了盘岩屯与孟家屯各自山场的管业界线以中央厄顶小路为界,并签定了《恭城镇孟家村公所与西岭乡挖沟村公所土地境界权属协议书》并附图,争议山场位于恭城镇乡界内。1991年至1992年间,第三人村民在争议山场原有马尾松林间隙处补植湿地松。1996年6月12日,申请人将城皇殿处山场(包括争议山场)发包给他人并进行了公证。2005年、2008年、2010年、2011年期间,第三人将中央厄一带山场发包给他人采割松脂(包括争议山场)。2010年2月27日,费村村民代表与第三人签定《修过路协议书》,将中央厄顶小路扩宽成机耕路。2010年7月19日,申请人取得县人民政府颁发的《林权证》(编号:B451100276690),其中含有争议山场,但在发放《林权证》的过程中,没有相邻权利人第三人代表的签名。2011年11月,申请人所发包的城皇殿处山场松树由山场承包人中请许可砍伐,该山场北面界线与八(盘)岩山场为界,附图设计小班1—1—(1)标注以小路为界,未包括争议山场。2014年6月,第三人将中央厄一带山场松树出售给他人。取得了砍伐许可,未包括争议山场,但争议山场松树实际由第三人进行砍伐。2014年7月,因西岭风电项目征用土地,其中涉及争执地部分山林,双方当事人对山林权属发生争议。后经西岭乡人民政府、县风电办、恭城镇人民政府、县调处办组织双方当事人调解未果,2015年1月20日由第三人向被申请人提出确权申请,被申请人于2016年1月25日作出恭政处2016〕1山林权属纠纷行政处理决定书申请人不服,向本复议机关申请复议。本复议机关于2017年5月22日作出桂林市人民政府行政复议决定书市政复决字201786,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适用依据错误为由,撤销了恭政处2016〕1处理决定。第三人不服,于2017年6月21日向桂林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2017年8月31日桂林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行政判决书》(2017)桂03行初162号,以本复议机关在举证期满后才提交事实方面的证据,视为没有事实方面证据为由,撤销了市政复决字201786,要求本复议机关重新作出复议决定。

复议机关认为:双方当事人争议的山场土地“中央厄顶”或“城皇殿”都是同一争议地,争议的山场土地四至范围清楚。该山场在解放后各个时期都没有进行确权划分。在此案审理过程中,应申请人要求,本复议机关组织本案各方当事人进行了听证,申请人与第三人均陈述了自己的管业事实,并提供了相关的书证作为自己的确权证明。申请人提供的2010年县人民政府颁发的《林权证》(编号:B451100276690),其中含有争议山场,但在发放《林权证》的过程中,没有相邻权利人第三人代表的签名。第三人提供的1991签订的《恭城镇孟家村公所与西岭乡挖沟村公所土地境界权属协议书》,是恭城镇孟家村公所与西岭挖沟村公所以及所在的乡、镇政府、土地局之间确认界限的协议,此协议中的村公所(村委)不能代表当事人村集体确认界限,只有当事人村集体签字才能证明其认可此协议。被申请人依据此协议书进行确权,本复议机关不予支持。因此,被申请人作出的山林权属纠纷行政处理决定书》(恭政处2016〕1号)认定事实清,证据不足应视为适用依据错误。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第款第(一)项之规定,决定如下

撤销被申请人2016125日作出的山林权属纠纷行政处理决定书》(恭政处2016〕1号)由被申请人重新作出具体行政行为

如不服本复议决定,可在接到本复议决定书之日起15日内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201814

 

 

版权所有 桂林市法制办公室   网站标识码:4503000056   ICP备案编号:桂ICP备11002151号-1  

公网安备 45031202000148号

   电话:0773-2848459   e-mail:glsfzb@126.com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