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政务公开 |政府决策征求意见 | 地方政府立法 |行政执法与监督 |化解纠纷争议 |理论研究 |文明建设 |党建与廉政
 当前位置: 首页 » 化解纠纷争议 » 行政复议决定文书 » 正文
市政复决字〔2018〕5号(申请人:莫让卿)
发布时间: 2017-12-27 10:55:25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 本站原创

 桂林市人民政府

      

市政复决字〔2018〕5号

申请人:莫让卿,女,1950年1月14日生,住广西荔浦县荔城镇沙街村樟村屯9号。

代理人:朱永金 荔浦县新坪镇桂东村上桂山屯村民

被申请人:荔浦县人民政府

法定代表人:李玉清  县长 

第三人:刘德升,男1942年生,住广西荔浦县荔城镇沙街村樟村屯8号。

申请人因不服被申请人2016年8月26日作出的《权属纠纷处理决定书》(荔政处〔2016〕27号),向本复议机关申请复议。本复议机关依法立案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申请人称:本案中当事双方争执的是老房屋宅基地,而不是菜园地。

本案查明的承袭祖上即叔祖的房屋地确定为自留地、园地,而原老屋地基及道路石阶均存在也认定为园地,是事实不清。本案争执当事双方现在都在该争执地种菜,而认定申请人莫让卿无管业事实是不顾客观事实的认定;本案争执地分为两小块,中间夹杂有刘小芬的园地,应召集当事双方与刘小芬质证就可以一清二楚,但政府未实施调处和质证行为。

本案证据不足:县政府的处理决定书第2页顺数第七行“该块菜园地是否双方共同使用管理当事双方都无证据证实……”。按调处原则,应重证据,既然双方都无证据,申请人是弟媳,第三人是兄长,1971年以前是一家人,1971年中秋以后分家,家公家婆承袭祖上的祖屋拆除后,不是共同管理又有谁家来管理?既然分不清,第三人又举不出任何证据,确定为第三人刘德升使用是不重证据的处理决定。

被申请人草率办案,文字漏洞百出:第一,荔浦县人民政府写“荔浦县有民政府”,可见办案草率,连红头文件处理决定书中的主题都写错,可见粗心大意,难怪办案难以服人。第二,申请人称“我们的叔公刘成功”,而处理决定书第2页第五行却将叔祖刘成功认定为“叔父刘成功”。

被申请人查明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请予以撤销。

被申请人答复称:一、答复人认定事实清楚。

1、答复人认定复议申请人争执的地方属园地是清楚的。经调查查明,争执地原是当事人的祖辈刘成功遗留下来的旧宅基地及果地,1961年以后开挖成菜园地使用。不论争执地在本案之前是房屋宅基地、还是道路石阶,现在已经成为园地,这是双方确认的事实。

2、答复人认定复议申请人对争执地没有管业事实是清楚的。复议申请人在2015年10月26日陈述称:“(争执地)在1971年分家时没有分着,刘德升用原来的厢房作粪栏,在1972年我用中厅盖了粪栏,在1981年分单干我分得个牛栏,这个粪栏就不使用了。”,“在荒地那边有一棵柚子树,所得果子由我们兄弟平分,在1986年就砍去了,现在这个园地全部是刘德升家种植使用了”。复议申请人上述陈述证实其对争执地没有管业事实。

3、争执地的使用权及管业事实,双方当事人均没有直接证据,但是,1975年当事人所在生产队划分自留地时,村民各自的菜园地作为自留地没有重新划分,各自对自己的菜园地实际管业至今。

二、答复人作出的荔政处2016〕27号权属纠纷处理决定书确实存在文字校对不认真的错误,今后政府各部门在每一个工作环节必须加强责任心,以杜绝这种本不应该发生的错误。但是,本案文书校对不严谨,不影响初始事实的认定。

综上所述,荔政处〔2016〕27号处理决定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请复议机关予以维持。 

第三人答复称:申请人与第三人同属一家人,1960年-1961年,双方的家人将(荒落的)堂屋宅基地、园坪及土地庙旁荒地开挖出两个菜园作为菜地。1971年正月父亲主持双方将房屋和两个菜园。各分成两份,抽签后申请人和第三人各得1份。申请人得土地庙菜园,第三人分得现在争执的菜园。1975年,生产队改分给社员人口地和饲料地(猪的)。因而将双方的菜园地划为自留地,归双方各自种植使用。1972年,申请人要求父亲征求第三人,在第三人的菜园搭建粪栏。如此申请人就建了一个9平方米的粪栏(有基石为证)。1981年申请人分得了队上山栏,然后不再使用第三人菜园地上山栏(拆出)。1971年至今争执的菜园一直是第三人种植。长期以来无任何争议。2009年,申请人的菜园被征用,所得补偿费申请人全部领取。2011年尾申请人首次向第三人要分部份菜地给他作继承权。争执的菜园主人没有后代,距今已有五代了。双方都没有继承权。分给谁就归谁种植。

申请人的丈夫是国家干部(兴坪农技站站长),能写会说,编造出一系列遗产、祖宗宅基地、果园地等。第三人的菜园1971年至今一直都是第三人种植(有新队签字印证)。第三人的菜园划为自留地(有老队长签字和盖手印)。以上两份证据都在荔城司法所保存。

以上分家由父亲主持,双方参加组合分的。分过了现在那能由申请人一方强迫把第三人的菜园再拿出来分。个菜园种植的作物归种植者,今后不再调整菜园的土地以及地上的作物。请上级机关公平公正处理。

经审理查明:争执地位于刘子义屋侧边,是两块分隔开的土地,具体四至界限是:第一块地,东到刘小芬菜园地,南到巷道,西到刘小芬菜园地,北到刘德升菜园地,面积约50平方米;第二块地,东到刘小芬菜园地,南到巷道,西到村道,北到刘子义屋边,面积约100平方米,地面有刘德升种的蔬菜,还有一株芭蕉树。

争执双方当事人是兄嫂关系,同在一个村民集体。争执地原是当事双方的叔祖刘成功原来遗留下来的旧宅基地及果地,1961年由当事人开挖成菜园地使用。1971年两兄弟分家立户时,该块菜园地是否由双方共同使用管理当事双方都无证据证实;地面上原有一棵柚子树,所结柚子果申请人称每年都是由双方共同进行采摘,直到八十年代末期衰败。但无直接证据予以证实。1972年,申请人在现争执地上建有一个约10平方米的粪栏。1984年,申请人在生产队分得有猪栏之后就将粪栏拆除,至争议发生,申请人一直在该粪栏地面上种植蔬菜;同年第三人在争执地西面也建有一个粪栏使用至今,其余的土地则为菜园地由第三人一直种植使用至今。1975年,生产队划分自留地时,村民们各自的菜园地作为自留地没有重新划分变动。之后,各方对各自的自留地进行了实际管业至今。

另查明,被申请人提供2015年7月14日对刘小芬的《询问笔录》,刘小芬证实争执地内“他们父亲种了一棵柚子树,柚子是由两兄弟一起采集的”、刘德金建的粪栏“什么时候崩的我不知道,但崩了以后刘德金的儿媳一直在种到”。被申请人提供了2015年7月17日的《调解笔录》,第三人刘德升在该《调解笔录》最后表示“除了申请人方建粪栏那九个平方外,其他都是由我一直种植”。

2013年上半年,双方因争执地使用权引发争议,被申请人于2016年8月26日作出《权属纠纷处理决定书》(荔政处〔2016〕27号),申请人不服,向本复议机关申请复议,复议期间,本机关组织当事人进行了现场勘查,听取了当事人的意见,并进行调解,因各持己见,调解未果。

本复议机关认为:争执地原为当事双方叔祖刘成功遗留下来的旧宅基地及果地。1972年申请人在争执地上建有粪栏,在1984年拆除之后至争议发生,申请人一直在该粪栏地面上种植蔬菜。被申请人认定申请人在粪栏拆除之后至争议发生,都没有对本案争执地进行过实际管业与事实不符,因此,被申请人作出的荔政处〔2016〕27号处理决定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第一款第(三)项第1目之规定,决定如下:

撤销被申请人2016年8月26日作出的荔政处〔2016〕27号《权属纠纷处理决定书》,由被申请人重新作出行政行为。

如不服本复议决定,可在接到本复议决定书之日起15日内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2017年12月27日

 

 

版权所有 桂林市法制办公室
电话:0773-2887759    传真:0773-2887759    e-mail:glsfzb@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