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政务公开 |政府决策征求意见 | 地方政府立法 |行政执法与监督 |化解纠纷争议 |理论研究 |文明建设 |党建与廉政
 当前位置: 首页 » 化解纠纷争议 » 行政复议决定文书 » 正文
市政复决字〔2018〕8号(申请人:荔浦双江镇龙坪村龙坪屯第二村民小组)
发布时间: 2018-01-18 11:10:52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 本站原创

 桂林市人民政府

      

市政复决字〔2018〕8号

申请人:荔浦县双江镇龙坪村龙坪屯第二村民小组

代表人:李仕明  组长

被申请人:荔浦县人民政府

法定代表人: 李玉清 县长

第三人:荔浦县双江镇永福村东寨屯村民小组

代表人:黄明相  组长 

申请人因不服被申请人2016年6月16日作出的《荔浦县人民政府权属纠纷处理决定书》(荔政处〔2016〕10号),向本复议机关申请复议,本复议机关依法立案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申请人称:1952年至1953年申请人村民韦康龙在争执地后背岭(大坡岭、中子岭)种植杉树、茶子树、桐油等。1958年,申请人社区属龙坪社区。大包干、四固定时争执地属于申请人龙坪二队(当时的第六队所有),当时在争执地种植的茶子、桐油由生产队收获,从1969年至1979年是申请人集体所有。申请人1985年《集体山林登记表》证明了争执地属申请人所有,村民韦家创的《社员自留山、承包山使用证》,在争执地的范围内,一直对争执地进行管业。2004年、2007年、2008年、2010年其他村(包括第三人)村民去世在争执地上葬坟均是经申请人同意并给付一定的占用费才能下葬,且争执地上大量的坟墓是申请人的祖坟。1992年,申请人响应政府“荒山造林”号召在争执地造林灭荒,第三人提出异议,由双江镇政府进行处理,在此之前一直没有争议。2002年至2007年、2008年潘伟利(第三人村民)、舒秀荣承包争执地上的松树勾油,均是向申请人承包,并签定合同,且每年的承包费达37500元,后来李锦泽、韦吉明、张千义(第三人村民)、张文军等人均承包过争执地来割松油,第三人没有对此提出异议。这些长年的承包、发包行为是对所有权、管理权及收益权的最为明显的体现。1963年,申请人在松树岭上种植板栗树。1978年,龙坪五队在松树岭上建一间牛栏,便用麻地与申请人更换,申请人将麻地分给了村民李锦泽建房,这是土地所有权的体现。松树岭及坪坡田面岭上大量的板粟树、杨梅、柿子果、酸梅等均是几十年的树龄的果树,并非是1992年所种,申请人对争执地管业事实清楚。被申请人在作出处理决定书中没有告知当事人法律救济途径,因此该决定书违反了法律程序。综上,被申请人作出的《权属纠纷处理决定书》(荔政处〔2016〕10号)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适用法律错误,请求依法予以撤销。

被申请人答复称:《集体山林登记表》是一种数据表册,不是所有权证,对于争执地的权属,双方没有提供土地改革时期的所有权证,没有提供合作化、大包干、四固定以来的分配方案、协议、判决或调解书等可以认定权属的证据,即双方都没有相关的其他权属证据以印证其《集体山林登记表》,这种数据表册不能作为认定权属的证据;并且,申请人提供的《集体山林登记表》中有关争执地项的四至界限与争执地现场不相符,该表册与争执地不具有关联性;申请人以其在争执地种植各类作物为由认为被申请人不采信其《集体山林登记表》错误,这是不能成立的。因为,耕作营业行为不能代替权属证据,申请人的“管业”是在争议发生之后的行为,申请人不能提供解放以来关于争执地的权属证据,在没有权属的土地进行耕作营业是没有合法物权依据的行为,不能以此成为其主张争执地所有权的理由。申请人提供了一份其村民韦家创的承包证,经核实,该证中登记的“后背岭”一项内容,四至界限不清,与争执地现场根本不符合,而第三人村民韦祥义、潘伟忠、韦祥员、韦祥学户的《社员自留山承包责任山》、《社员自留山登记表》登记的争执地均与实际相符合,能够证明其合法取得争执经营管理的事实。被申请人在处理决定书中未告知当事复议权及复议的期限,这是文书校对的失误,但实际上申请人已经申请行政复议并由桂林市人民政府依法受理,这并没有影响申请人行使复议救济的权利;这一失误不属于违反法定程序而应当撤销的情形。因为,告知当事人复议权及复议期限是针对行政行为作出之后的救济保障权利,无关于之前行政行为的公正性与合法性。因此,被申请人作出的《荔浦县人民政府权属纠纷处理决定书》(荔政处〔2016〕10号)认定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充分,适用的法律法正确,程序符合,请求依法予以维持。

第三人未答辩。

经审理查明:大坡岭、中子岭、平坡田面岭、松树岭位于双江镇龙坪村老街背,争执地面积共约150亩。大坡岭、中子岭争执的四至界限是:“东至水母塘沿冲槽上到软坳直过到承方冲止为界,南至岭脚止与上州田相连,西至岭脚大路与上州田相连,北至凤楼原老屋后背岭南面冲槽直上至软坳再直上到大坡岭头下到承方冲为界,与龙坪屯岭相连”,地面大部分是人工种植的湿地松及少量的马尾松,岭内葬有十几穴坟墓;平坡田面岭、松树岭争执的四至界限是:“东至岭脚龙坪的田面止,南至岭脚龙坪的田边止,西至高寨岭脚路面止,与高寨屯岭相连,北至岭脚止,与上州田相连”。地面大部分是荒山,申请人村民在上面种植板栗树、杨梅树、柿子树、酸梅树等,还有十几穴坟墓,大部分为申请人村民所葬,小部分为第三人村民所葬。解放后,争执地当时是否分配,或分配给谁,双方无证据证实。合作化、大包干、“四固定”及1969年至1979年大联队各时期,双方当事人也都无证据证实争执地归己所有。1981至1985年林业“三定”时,申请人和第三人分别在各自村委会(当时称大队)对争执地进行了申报登记,双方均提供了《山林登记表》,但均没有集体《山界林权证》或《山权林权证》。申请人村民韦家创的《社员自留山、承包责任山使用证》登记的“后背岭”包含争执地中子岭和大坡岭。第三人韦祥学等四户村民的《荔浦县社员自留山、承包责任山使用证》、《社员自留山登记表》,将争执地四个岭分别进行了填写登记,其中韦祥义户《荔浦县社员自留山、承包责任山使用证》、《社员自留山登记表》上“龙坪村背”项四至界线东是与祥忠岭交界,而潘伟忠户《荔浦县社员自留山、承包责任山使用证》、《社员自留山登记表》上松树岭项四至界线西是与祥义山交界,这两户的《荔浦县社员自留山、承包责任山使用证》、《社员自留山登记表》涉及争议山场登记的四至界线均有一面与现场不符。韦祥学户《荔浦县社员自留山、承包责任山使用证》、《社员自留山登记表》上周凤楼老屋后大岭项四至界线东是唐姓冲屋软兀止,西至周凤楼屋后冲,东西两面界线与现场不符。上世纪60、70年代,申请人在争执地种植板栗树,酸梅树等农作物1993年,申请人和第三人因植树造林而对争执地发生权属纠纷,双江镇人民政府召集双方代表协商时,未达成该土地权属的调解协议,双江镇人民政府作出《关于龙坪老街背四个岭头造林灭荒的处理意见》,该处理意见规定:一、龙坪老街村委会负责造两个高的岭头,东寨村委会负责造两个矮岭头的林。之后,第三人村民在两个矮岭头(平坡田面岭、松树岭)进行植树造林,种植湿地松;申请人村民则在两个高岭头(中子岭、大坡岭) 进行植树造林,种植湿地松。70年代,龙坪屯村民舒成坤在平坡田面岭建了三间泥瓦房,2000年,李明贵在争执地建有一间小屋,并种植了少量的桂花树。争执山岭上大量的坟墓是申请人所葬。2010年第三人村民在平坡田面岭、松树岭造林时,双方发生权属纠纷。纠纷发生后,被申请人组织争议双方进行协商调解,因各持己见,调解未果,被申请人于2012年12月22日作出《权属纠纷处理决定书》(荔政处〔2013〕2号)。当事人不服,向本复议机关申请复议,复议期间,被申请人自行撤销了荔政处〔2013〕2号处理决定书。2016年6月16日,被申请人重新作出《荔浦县人民政府权属纠纷处理决定书》(荔政处〔2016〕10号),申请人不服,向本复议机关申请复议。

本复议机关认为:《荔浦县社员自留山、承包责任山使用证》、《社员自留山登记表》是集体成员管理使用集体土地的书面凭证,其来源必须要有明确的权属凭证。本案第三人村民韦祥学等四户持有的《荔浦县社员自留山、承包责任山使用证》、《社员自留山登记表》所涉及到争执山场登记内容,因无明确的权属来源,亦无其他证据相佐证,且部分界线与现场不相符合,依法不能作为本案确定权属的参考凭证。根据《广西壮族自治区土地山林水利权属纠纷调解处理条例》第三十五条第(二)项规定,《社员自留山、承包责任山使用证》及《社员自留山登记表》可以作为权属的参考凭证,但被申请人在作出的荔政处〔2016〕10号权属纠纷处理决定中将韦祥学等四户的《荔浦县社员自留山、承包责任山使用证》、《社员自留山登记表》作为权属凭证予以认定,违反了《广西壮族自治区土地山林水利权属纠纷调解处理条例》第三十五条第(二)项规定,其确定本案权属依据《广西壮族自治区土地山林水利权属纠纷调解处理条例》第三十四条第(六)项规定,属适用法律错误。同时,被申请人在作出本案处理决定时,未告知当事人依法应当享有的诉权,也不符合《广西壮族自治区土地山林水利权属纠纷调解处理条例》第三十条第二款规定。因此,被申请人作出的荔政处〔2016〕10号权属纠纷处理决定认定事实不清楚,证据不足,适用法律错误,应予以撤销。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第一款第(三)项第(1)(2)目之规定,决定如下:

撤销被申请人2016年6月16日作出的《荔浦县人民政府权属纠纷处理决定书》(荔政处〔2016〕10号),由被申请人重新作出具体行政行为。

如不服本复议决定,可在接到本复议决定书之日起15日内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2018年1月18日

 

 

版权所有 桂林市法制办公室
电话:0773-2887759    传真:0773-2887759    e-mail:glsfzb@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