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政复决字〔2018〕11号(申请人: 荔浦荔城镇金雷村下金雷屯第1-5村民小组)

日期:2018-01-25 11:38:22 来源:桂林政府法制网 视力保护色:

桂林市人民政府

      

市政复决字〔201811

申请人: 荔浦县荔城镇金雷村下金雷屯第1-5村民小组

代表人: 莫家阳  1村民小组组长

莫仲球  2村民小组组长

莫仲谦  3村民小组组长

莫守品  4村民小组组长

廖务坤  5村民小组组长

委托代理人:廖善超  广西桂超扬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唐仕民  广西桂超扬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被申请人:荔浦县人民政府

法定代表人:李玉清 县长

委托代理人:李锦飞  荔浦县调处办工作人员

委托代理人:张永宾  广西柳先律师事务所律师

第三人: 荔浦县荔城镇金雷村上金雷屯第1-8村民小组

代表人: 周明书  1村民小组组长

周玉玲  2村民小组组长

周明庆  3村民小组组长

周忠强  4村民小组组长

周学建  5村民小组组长

周学革  6村民小组组长

 周成业  7村民小组组长

 周成义  8村民小组组长

申请人因不服被申请人201782日作出的《荔浦县人民政府权属纠纷处理决定书》(荔政处〔201718号),向本复议机关申请复议,本复议机关依法立案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申请人称:第三人主张争执地的名称为鸡婆冲岭,是第三人单方陈述,没有证据证明在当地有“鸡婆冲岭”这个地名,是第三人凭空杜撰。第三人提交的《山界林权证》与本案没有关联。在双方查看现场时确认鸡婆冲是指鸡婆岭与生鸡岭、蚂拐岭之间的平地,鸡婆冲在鸡婆岭南边的下面,决定书附图对此做了明确的标注,因此,鸡婆冲与本案争议的鸡婆岭是两个相邻的地方。《荔浦县人民政府权属纠纷处理决定书》已经认定第三人的《山界林权证》记载的鸡婆冲的东面、南面与争执地不相符,实际上西面、北面与争执地也不相符。争执地西面是与冲田为界,不是与生鸡岭相邻,与生鸡岭相邻的是鸡婆冲南面,争执地与生鸡岭之间还隔着鸡婆冲,争执地与生鸡岭不相邻,因此,第三人的《山界林权证》记载的西面与争执地的西面不相符。争执地的北面实际上与下金雷村的果地相邻,西北角有一小段与田相邻,第三人的《山界林权证》北面记载与争执地的北面不相符。申请人的《山界林权证》中黄泥坳记载的四至范围与黄泥坳的实际四至范围是相符的,《荔浦县人民政府权属纠纷处理决定书》已经认定南面、西面与争执地相符,东面、北面与争执地不相符,是因为争执地是黄泥坳其中一部分。黄泥坳东面与莫背岭屯岭是以岭脊为界,岭脊以西的土地属于申请人的黄泥坳,岭脊以东的土地属于莫背岭屯所有,《山界林权证》上“东至莫背岭”的东面四至范围与实际情况完全相符。土山在黄泥坳的北边,土山与黄泥坳之间有一条浅冲槽为界,浅冲槽以南的土地属于黄泥坳,浅冲槽以北的土地属于土山,黄泥坳北面以土山为界,沿岭脚一直到西面冲田,黄泥坳北面四至与《山界林权证》上“北至土山”四至范围基本相符。《荔浦县人民政府权属纠纷处理决定书》从黄泥坳西南面土地中认定的争执地,东面、北面四至范围自然是与争执地不相符,决定书以此为由认定申请人的《山界林权证》与争执地不相符合,没有从实质上进行分析,据此不采信,理由不充分。申请人提供的城关公社金雷大队坝头一生产队《山界林权证》中第三项“小黄家岭”与第三人《山界林权证》 中第三项“小黄家岭”的权属相冲突,证明第三人《山界林权证》填写不规范,与本案是有一定关联性,被申请人认定与争执地无关,理由不充分。申请人提供了三份《合同书》及三份《证明》的证人证词证明争执地一直是申请人管业,被申请人不予采信,与法律规定不符。综上所述,被申请人作出的《《荔浦县人民政府权属纠纷处理决定书》(荔政处〔201718号)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不当,请求予以撤销决定书第一项和第二项。

被申请人答复称:申请人认为第三人对争执地的称谓是虚构的并不影响本案争议事实的认定。双方对争执地的位置及范围已共同进行现场勘查确认,是双方在勘查确认所指向的地方,不能否认双方争执权属的事实。 申请人与第三人提交的《山界林权证》与本案争执地有一定联系,但双方《山界林权证》中均有两处划分与争执地不相符,且不能确定具体范围。根据《广西壮族自治区土地山林水利权属纠纷调解处理条例》第三十六条第二款规定:“书证材料四至记载不清楚的,而该书证材料记载的面积清楚的,以面积为准”双方《山界林权证》四至范围均有不相符的地方,但记载的面积清楚,应以面积为准,申请方为6亩,第三人为18亩。被申请人对争执地权属划分事实清楚,理由充分,有法可依。被申请人在处理决定书中认定申请人《山界林权证》中登记的“黄泥坳”东面莫背岭、北面土山与争执地不相符是正确的。“莫背岭”是自然村,不是岭名,争执地东面不是“莫背岭”自然村。申请人若认为其此项填写正确,第三人《山界林权证》中的“鸡婆冲”项东面的界限也应正确,两证就出现重复的情况。“土山”不在争执地北面,也不在“黄泥坳”北面,而是在争执地、黄泥坳东北面。申请人提供的“城关公社金雷大队坝头一生产队”《山界林权证》与本案无关,其记载的“小黄家岭”不在争执地范围且不能证明争执地归属,不具有关联性。申请人提供的《合同书》及三份《证明》不能证明其对争执地的管业事实,申请人未通知合同承包人到调处机构核实履行合同情况,也未提供其他证据证实合同履行,且争执地只有几棵松树,无法对外承包,被申请人因此不予采信申请人的《合同书》。申请人的《证明》与被申请人调查事实不相符,不予采信。因此,被申请人依据“三个有利于”原则,作出本案的处理决定。综上所述,被申请人201782日作出的《荔浦县人民政府权属纠纷处理决定书》(荔政处〔201718号)事实清楚,程序合法,法律适用正确,请求予以维持。

第三人答辩称:荔浦县人民政府作出的《荔浦县人民政府权属纠纷处理决定书》(荔政处〔201718号)程序合法,实体处理适当,请求复议机关予以维持。

经审理查明:申请人与第三人因黄泥坳鸡婆岭(第三人称鸡婆冲岭)土地权属发生纠纷,争执地位于红山水库附近,其四至范围是:东面以下金雷桉树界直过黄泥坳软坳沿蚂蝗冲(鸡婆冲)下到岭脚与下金雷岭相连;南面以鸡婆冲冲沟为界与莫背岭屯岭相连;西面以下金雷冲田面为界与生鸡岭相邻;北面到岭脚至下金雷田面止。争执地面积约为30亩,地面附有少量松树及数个墓葬。争执地自1952年土地改革至1981年落实林业生产责任制期间,申请人与第三人均无相关权属凭证和管业事实,在落实林业生产责任制时,申请人与第三人均取得了一份《山界林权证》,2011年进行林权制度改革时,第三人登记上证时与申请人引发权属纠纷。被申请人经现场核实,申请人提供的《山界林权证》上登记黄泥坳一项:东至莫背岭;南至鸡婆冲;西至水库田;北至土山,面积是6亩,其中登记的南面、西面与现争执地相符,东面、北面与现争执地不相符。第三人提供的《山界林权证》上登记鸡婆冲一项:东至莫背岭岭止;南至水库止;西至生鸡岭;北至田边止,面积是18 亩,其中登记的西面、北面与现争执地相符,东面、南面与现争执地不相符。纠纷发生后,被申请人组织争执双方进行协商调解,因各执己见,未能达成协议,遂于201782日作出《荔浦县人民政府权属纠纷处理决定书》(荔政处〔201718号),申请人不服,向本复议机关申请复议。

本复议机关认为:申请人提供的《山界林权证》上登记黄泥坳一项:“东至莫背岭;南至鸡婆冲;西至水库田;北至土山”与第三人提供的《山界林权证》上登记鸡婆冲一项:“东至莫背岭岭止;南至水库止;西至生鸡岭;北至田边止”中描述的土地范围与争执地的范围均有两项不相符。因此,上述《山界林权证》中所记载的这部分内容不能以四至界线作为本案确定权属的依据。申请人与第三人均无其它能作为本案确定权属的权属凭证或参考凭证,被申请人根据《广西壮族自治区土地山林水利权属纠纷调解处理条例》第三十六条第二款规定:“书证材料四至记载不清楚,而该书证材料记载的面积清楚的,以面积为准”,依据“三个有利于”原则作出的处理决定并无不当。荔政处〔201718处理决定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适用依据正确,程序合法,内容适当,应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决定如下:

维持被申请人201782日作出的《荔浦县人民政府权属纠纷处理决定书》(荔政处〔201718号)

如不服本复议决定,可在接到本复议决定书之日起15日内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2018125

 

 

上一篇:市政复决字〔2018〕12号(申请人:资源梅溪镇随滩村樟木江村民小组) 下一篇:市政复决字〔2018〕10号(申请人:闫俊平 闫军 闫桂和)

主办单位:桂林市法制办公室     网站标识码:4503000056     ICP备案编号:11002151号-1    公网安备45031202000148号

地址:桂林市临桂区西城中路69号     e-mail:glsfzb@126.com     电话:0773-2848459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