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政务公开 | 网上办事 |意见征集 | 地方政府立法 |行政执法 |行政复议 |工作交流 |党风廉政
 当前位置: 首页 » 行政复议 » 行政复议决定文书 » 正文
市政复决字〔2018〕12号(申请人:资源梅溪镇随滩村樟木江村民小组)
发布时间: 2018-01-29 11:48:04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 本站原创

 桂林市人民政府

      

市政复决字〔201812

申请人:资源县梅溪镇随滩村樟木江村民小组

代表人:邹定清  组长

委托代理人:曾维仁,男,1944年10月4日出生,住资源镇梅溪卫生院。

被申请人:资源县人民政府

法定代表人:谭玉成 县长

第三人:资源县梅溪镇随滩村上水村民小组

代表人:赵桂平 组长

申请人因不服被申请人在2016年10月20日作出的《资源县人民政府行政处理决定书》(资政处字〔2016〕2号)向本复议机关申请复议复议机关依法立案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申请人称:申请人与第三人不属同一村民小组,各自为不同农民集体所有权主体申请人的村民李翠英自六十年代在泥有房屋并管理使用房前屋后的属申请人集体所有的自留地,并提供了《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证》(资集建(1991)字第31103021号,申请人对申请人村民的宅基地和房前屋后的自留地拥有集体所有权。后虽搬迁,但申请人村民仍对原宅基地和房前屋后的自留地进行管理,并种植杜仲等林木,申请人未收回宅基地和自留地,管理权仍属申请人的村民。直至2013年,资兴高速公路拆迁办公室征地,从未与第三人发生过任何纠纷在高速公路征地时,申请人村民李翠英依法应当取得其在原宅基地和自留地上种植作物的补偿款。综上,申请人对申请人村民的宅基地和房前屋后的自留地拥有集体所有权,第三人的村民也予以认可。在2010年林改时,第三人村民李华聘明知李翠英的宅基地和自留地与其山场相邻,故意隐瞒事实,在申请人的村民未到场的情况下,将申请人所有以及申请人村民管理使用的宅基地和自留地勾图至其林权证76号宗地内,被申请人在未明析产权的情况下,对第三人的村民李华聘颁发了林权证,后被桂林市中级人民法院撤销并认定被诉林权证中第76号宗地“下田冲”包含李翠英的宅基地。申请人在该地种植的作物,与第三人种植的林木界线分明,树种与树龄也不相同,双方已形成多年来的自然分界线,虽经高速公路用地后原貌不在,但有照片为证,相关人员可证实。被申请人未做认真调查核实,以“争执地貌由于资兴高速公路施工已完全改变,无法确定地类性质、界线、林木类型”为由,否认上述事实。资兴高速公路征拆用地丈量平面图上载明李华聘户E18号地地类为林地,李翠英户E28和E29号地地类为旱地,注明有权属争议,李华聘户在1982年签订的《山林承包责任制合同书》属无权处分行为,未经申请人认可,不能作为本案证据使用。被申请人适用《广西壮族自治区土地管理实施办法》第二十一条规定错误,该法因《广西壮族自治区实施<中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办法》的颁布实施作废。本案中,自留地的土地所有权主体为申请人所有,即使自留地使用权人丢荒,也只能由申请人收回。被申请人对本案所涉及的村规民约“如责任山中插有沙土的,沙土荒废三年的归山主”理解错误。本案涉及的沙土是指在本集体组织内,承包山林户主的山场范围内有其他户的沙土,抛荒的三年的,该地的承包权由山林承包户享有,即使沙土( 自留地) 抛荒,也只能由申请人收回或由集体统一经营,或由集体另行发包。2009年10 月20日《随滩村集体林权制度改革工作方案》第六条第(3)项规定“责任山户主与外组、本组户主菜地、自留地相互交叉,在1981 年山林承包合同书以前的,责任山只能管杉、松木、竹,不能管自留地、菜地户主种植的三木药材、竹、经济林、果林、退耕还林等林木”,对这条规定,被申请人并未适用。即使李翠英搬迁,因申请人从未收回过宅基地,原宅基地仍由原农户管理,即使收回,也应由申请人收回,宅基地的所有权属申请人。《中华人民共和国森林法》第十七条第一款规定“单位之间发生的林木、林地所有权和使用权争议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依法处理”以及《广西壮族自治区土地山林水利调解处理条例》第二条规定“本自治区行政区域内个人之间、个人与单位之间、单位之间发生的土地山林水利的所有权或使用权纠纷的调解处理适用本条例”和第十六条第二款规定“单位之间发生的林木、林地权属纠纷,由县级人民政府处理”,被申请人只有权对土地所有权、使用权和林木所有权的归属作出处理决定,收益分配不在于政府的处理权限内。被申请人的处理决定超越职权,依法应予撤销。处理决定所指的所谓“收益”实为征地补偿,而征地补偿的分配属于村民自治的范围。在调处过程中,被申请人的工作人员没有依法绘制权属争议区域图,让人无法理解其处理决定中所指的“泥坨( 地名)争执范围的土地所有权…”中的“争执范围”是什么范围,严重违反了法定程。资兴高速公路拆迁办公室依法征用了农民集体的土地,土地变更为国家所有,已修建了高速公路,但是被申请人的处理决定却将其确权为第三人集体所有。综上,申请人请求予以撤销被申请人作出的《资源县人民政府行政处理决定书》(资政处字〔2016〕2号)

被申请人答复称:申请人与第三人同属随滩村委会的两个不同村民小组。双方因2013年资兴高速公路拆迁办公室征用泥坨山场发生争执,争执范围经高速公路拆迁办公室工作人员测量,面积共3.0033亩,其中E28号地0.8935亩,E29号地2.1098亩。争执范围在第三人山林界限内,1982年责任制下户时,争执山场由李华聘承包经营,并填写了《林业生产责任制合同书》。争执山场含申请人村民唐才亮、李翠英老宅基地及李翠英、闫淑芳、刘翠秀的自留地。李翠英老宅基地用地面积307.72平方米(折0.4613亩),其与唐才亮的宅基地自1995年搬离后就作为旱地使用。李翠英在自留地种过杜仲和杉树,并领取了青苗补助费1840元;闫淑芳、刘翠秀的自留地分别自1987年、2006年后丢荒。争执地貌由于资兴高速公路施工已经完全改变,除李翠英老家宅基地因有证能确定面积外,其余都无从查实。经调查,E28除小部分空地外主要是宅基地,E29含自留地和林地。第三人认可争执范围中存在申请人村民的老宅基地和自留地,但不认可其自留地所有权及丢荒后的自留地使用权,还认为征地测量时扩展了自留地边界。第三人不支持村民李华聘以林权证包含征地为由全额领取补偿款的做法,所以在撤销林权证的行政诉讼中,第三人不愿意参加是可以理解的。被申请人以查明的事实为依据,结合村规民约,对申请人和第三人的权属纠纷作出使用权收益三七比例分成的实体处理并无不妥。争执地在第三人的山林界限内,土地所有权属第三人所有,申请人村民在争执地建房、种菜,应视为取得了土地使用权,第三人也予以认可。李翠英虽于1991年取得《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证》,但自1995年搬离后就作为旱地使用,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的规定,其持有的《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证》因房屋搬迁不再拥有建设用地使用权。申请人与第三人属同一村委会,双方认可的《村规民约》系各村民组统一制定的行为规范,其内容没有违反相关法律的禁止性规定,对双方都有约束力。申请人村民种植的自留地存在不同程度的丢荒,因此申请人丧失了使用权。同时根据《村规民约》的山权管理规定,其使用权由第三人收回。申请人诉称的“2009年10月20日《随滩村集体林权制度改革工作方案》第六部分第(3)项规定”是对林木所有权的约定,本案不涉及林权,第三人对李翠英领取青苗补偿款没有异议。被申请人在调处严格按照《广西壮族自治区土地山林水利权属调解处理条例》第二十五条的规定,进行了现场勘验、调查核实证据;听取各方当事人意见;组织调解;行政主管部门集体讨论;人民政府集体讨论决定等程序。由于高速公路施工,争执地貌完全改变,已无法绘制现场勘验权属争议图,且争执范围土地所有权性质即将转变为国有,因此没有勘验附图并不能否定调处程序未进行。根据法律规定,政府对土地所有权、使用权及林木所有权进行确定是法定职权,其中土地使用权包含收益权,双方争执地已被国家征收,客观上双方就是对土地使用收益的争议,因此处理决定对土地使用权收益直接进行确定是正当的。申请人和第三人的争执地属集体土地被征用前的争议,行政处理决定针对的是集体土地权属纠纷处理,如果申请人认为双方争执前就是国有土地,那么双方要求政府处理的前提就是错误的,既然已经是国有土地,申请人有何争议。综上,资政处字〔2016〕2号行政处理决定书认定事实清楚,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法规正确,请予以维持。

第三人答辩称:第三人与申请人不是同一个村民组,双方争执的泥坨林地位于第三人集体山林范围内,其所有权属于第三人。 双方争执的泥坨林地的承包经营户李华聘是第三人村民。而与李华聘争执土地使用权的李翠英、闫溆芳、刘翠秀等户是申请人村民,争执双方不是同一个村民组,所以争执的主体是集体之间的纠纷。第三人根据森林法和土地承包法向被申请人提起书面申请书后,被申请人依法受理后,依法对第三人下发了受理通知书等法律文书,而且又调查取证,并予以调解,因双方意见分歧大,调解未果。本案权属纠纷由三部分组成,一是林地的所有权,二是林地的承包权,三是林地的经营权,林地的所有权属于集体所有,承包权和经营权属于村民,所以资源县政府将争执的林地的所有权、承包枳和经营权进行细化确定正确。1982年责任制下户时,第三人将本组地名为泥坨林地分给本组村民李华聘作为责任山经营管理,并由资源县政府颁发给李华聘《山林承包责任制合同书》,从此之后李华聘便一直对此山林进行管业,从未与他人发生争议。第三人与申请人是因资兴高速公路拆迁办公室征用第三人的村民李华聘泥坨林地内的两块土地的补偿费的比例分配发生权属争议。资兴高速公路拆迁办公室征用第三人泥坨林地内的两块土地,一块面积为O. 8935亩,另一块面积为2.1098亩。第三人提交的李华聘1982年的《山林承包责任制合同书》、《梅溪镇随滩村委会的村规民约及管业》的证据,充分证实了争执林地是第三人的集体林地,并在责任制下户时分给村民李华聘承包经营,而申请人未能提供证据证明权属属其所有。1994年,申请人村民李翠英在其前夫邹定华过世后便从泥坨搬迁到樟木江,自此,申请人就没有对宅基地进行管业,由李华聘管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承包法》以及《梅溪镇随滩村的村规民约》“自留菜地荒弃三年以上(包括三年),其菜地就归山主所有”,所以土地退还第三人。李翠莱所提交的其前夫邹定华1991年的《房屋宅基地土地证》,房屋宅基地的面积有307.72 平方米,与征用的O.8935亩土地的面积不符。资兴高速公路拆迁办公室征用的这2.1098 亩土地是林地,不是菜地。申请人在责任下户时所分的是自留菜地,申请人擅自改变土地的使用性质,这属于违约行为,不受法律保护。资兴高速公路补偿的林木补偿费不能证实其土地权属的来源和土地面积。双方争执的这两块林地面积为3.O033亩,已被征收修建成资兴高速公路,现已无法还原地貌,申请人提供的现场照片无法证实争执地属其所有。综上,请予以维持被申请人作出的资政处字〔2016〕2号行政处理决定书。

经审理查明:申请人与第三人争执的山场名为泥坨岭,争执的山场因2013年资兴高速公路工程的建设,已经改变山场原貌,争执范围以及面积为一份盖有资源县资兴高速公路拆迁指挥部公章的《征用地丈量平面图》中E28号与E29号地,面积共3.0033亩。第三人提供了一份李华聘1982年的《林业生产责任制合同书》,约定的承包范围包括申请人村民李翠英房屋宅基地以及自留地。被申请人将第三人村民李华聘提供的《林业生产责任制合同书》作为主要依据,向其颁发资林证字(2012)第400698136号林权证,申请人村民李翠英对该证第76号宗地登记内容不服,向桂林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桂林市中级人民法院遂作出(2015)桂市行初字第35号判决书,依据李翠英提供的于1991年取得的《集体建设用地使用证》,认定资林证字(2012)第400698136号林权证第76号宗地登记内容包含李翠英的宅基地,以及房屋前后的自留地,并判决撤销资林证字(2012)第400698136号林权证第76号宗地登记内容,该判决书已生效。李翠英提供的1991年取得的《集体建设用地使用证》登记的土地在本案争执范围内,面积307.72平方米(折0.4613亩),争执范围内包含有李翠英的自留地。申请人村民刘翠秀、闫淑芳在争执范围内有自留地。随滩村民委员会《村规民约》规定“如责任山中插有田、沙土的,沙土荒废三年的归山主所有;田荒废十年的,归集体所有”。被申请人依据其查明的事实以及随滩村民委员会《村规民约》对申请人与第三人间的争执地权属纠纷作出了《资源县人民政府行政处理决定书》(资政处字〔2016〕2号),申请人不服,向本复议机关申请行政复议,本复议机关经审查,作出了市政复决字〔2017〕93号行政复议决定书,以争执地在被申请人作出决定前已被征收为国有土地为由撤销资政处字〔2016〕2号处理决定书。而后,本案第三人不服,向桂林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桂林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撤销市政复决字〔2017〕93号行政复议决定书,责令本复议机关重新作出行政行为。

本复议机关认为:申请人村民李翠英在争执范围中有宅基地,申请人村民刘翠秀、闫淑芳以及李翠英在争执范围内有自留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八条“宅基地和自留地、自留山,属于农民集体所有”以及第六十五条第一款第(二)(三)项“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报经原批准用地的人民政府批准,可以收回土地使用权:不按照批准的用途使用土地的;因撤销、迁移等原因而停止使用土地的。”的规定,刘翠秀、闫淑芳以及李翠英是申请人的村民,即使刘翠秀、闫淑芳以及李翠英的自留地、宅基地使用权被收回,行使收回权的主体也应当是申请人,申请人对于争执范围内的这部分土地应当依法享有所有权。同理,第三人村民李华聘1982年的《林业生产责任制合同书》不能作为第三人取得全部争执地范围所有权的证据材料。《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条第二款“村民自治章程、村规民约以及村民会议或者村民代表讨论决定的事项不得与宪法、法律、法规和国家的政策相抵触,不得有侵犯村民的人身权利、民主权利和合法财产权利的内容”如果认定随滩村民委员会《村规民约》规定的内容具有合法性,在解释该规定的内容时,应当不能与上位法律相抵触。因此,即使被申请人根据随滩村民委员会《村规民约》的规定,也不能将申请人村民刘翠秀、闫淑芳以及李翠英的自留地、宅基地的所有权确权给第三人。被申请人作出决定将本案争执范围内土地所有权全部确认归第三人所有,与查明的事实以及生效的(2015)桂市行初字第35号判决书内容相矛盾。被申请人在资政处字〔2016〕2号对本案第三人的使用权收益分配,不在被申请人的行政职责内,本复议机关不予认可。被申请人决定申请人与第三人的使用权收益分配与其认定的争执地所有权权属相矛盾,本政府不予认可。综上,被申请人2016年10月20日作出的《资源县人民政府行政处理决定书》(资政处字〔2016〕2号)事实认定不清,证据不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第一款第(三)项第(1)目之规定,决定如下:

撤销被申请人2016年10月20日作出的《资源县人民政府行政处理决定书》(资政处字〔2016〕2号),由被申请人重新作出行政行为。

如不服本复议决定,可在接到本复议决定书之日起15日内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2018129

 

 

版权所有 桂林市法制办公室   网站标识码:4503000056   ICP备案编号:桂ICP备11002151号-1  

公网安备 45031202000148号

   电话:0773-2848459   e-mail:glsfzb@126.com   站点地图